第004章 我想找的,是你!

  www.pkgg.net
  二O一八年,十月十三(rì)。
  美加边境,千岛湖。
  “嘎吱——”
  一辆黑色的丰田凯美瑞停在千岛湖的岸边。
  驾驶座上,杰克回头瞧了后座的蓝念云一眼。
  阳光透过车窗洒落几缕,她半长的头发将白生生的小脸笼着,睡着的样子十分的乖巧,像只家养的小白兔,我见犹怜。
  让他现在就有点儿担心,他是不是正在把这只小白兔往大灰狼口里送。
  哂笑一下,杰克揉了揉发酸的手腕,轻声唤她:“辛迪,醒一醒,到了!”
  蓝念云眼睫微微翕动,悠悠转醒,睡眼惺忪着,猫儿似的慵懒。
  她抬腕看了一眼手表,有点惊讶,“都十点半啦。”
  “嗯,开了三个半小时的车,”杰克的语气带了几分调侃,“这里可是人家大少爷指定的地点。千岛湖吗,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家。买一座岛,建一座城堡,再造个码头,买艘游艇,烦了城市的快节奏,就上这儿来度几天假,图个清静。”
  “哦。”蓝念云抬眸朝车窗外看了一眼。
  十月天,秋风萧瑟,卷起片片飘落的枫叶,嫣红璀璨。
  湖水碧蓝,湖面除了一艘大型的观光游轮,还有几艘私家游艇在水中上下漂浮。
  杰克打开车门,“下车吧,劳伦斯刚给我发了消息,一会儿他开游艇来接你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蓝念云拿起书包背在(shēn)后,拉了拉夹克衫的衣角边,下了车。
  两人并肩站在湖岸边,眺望湖面,果见一艘游艇缓缓行来,渐行渐近间,在平静的湖面划下一道清浅的波纹。
  蓝念云逐渐看清了船头倚栏而立的男人。
  很年轻,修长如玉的(shēn)形,双臂优雅地垂落。靠着栏杆的样子显得有些慵懒,带着几分秋(rì)的倦意和漫不经心。
  打扮也是休闲随意的,白色长T恤搭配棉质的灰色长裤,清爽舒适。T恤是V领的设计,露出他线条流畅的脖颈,肌肤透白,微耸的锁骨纤细精致。
  一张脸也精雕细琢的格外好看,尤其他那双湛蓝清透的眸,与湖水相映生辉。
  果然是他……
  那个气质高贵优雅的男人。
  此时,蓝念云可以确定,去年夏天,那个伫立在沙滩上默默凝望着大海的男人,就是他。
  白色游艇上,南思宸也在凝望站在岸边红枫树下的女孩。
  深蓝色夹克衫,淡蓝色牛仔裤,白色运动鞋,(shēn)后背着黑书包,没什么其他装饰,极清纯的脸上也没怎么化妆,素净淡雅,完全的学生气。
  像一幅淡水墨画,赏心悦目得很。
  不觉间,他(xìng)感光润的嘴唇弯了起来。
  杰克来回打量两人,笑得意味深长。
  他向游艇上的南思宸挥了挥手,“劳伦斯,人给你送到了哈,我先走了。”
  南思宸朝他微微颔首,没说话,灼灼目光又转向了蓝念云。
  杰克被彻底无视,也不怎么在意,扯扯唇角,转(shēn)回到丰田的驾驶座。
  临走时,他摇下车窗,没忘了跟蓝念云交代了一句,“辛迪,结束了给我发个消息,我来这儿接你。”
  “OK。”
  “拜拜。”
  “拜。”
  话音刚落,丰田车“呜”地一声窜出老远。
  杰克开出一小段路,瞄了眼后视镜,见那两人缩小的(shēn)影,一立于湖岸,一立于船头,静静的,四目相对。
  蓝念云和南思宸彼此相对而望,眸底的暗潮渐渐汹涌。
  忽而,风再起,吹落一片红叶,落上她的肩头。
  蓝念云抬手捻下那片枫叶,再抬眸,南思宸已向她伸出一只手。
  白皙修长的手,骨节纤细分明,指甲晶莹剔透,泛着细碎微光。
  好看得要命的一只手,是左手。
  “上来吧。”声线低柔沉敛,撩动耳膜。
  随着他柔和的话音入耳,蓝念云本已绷紧的(shēn)体松弛下来,浅浅地笑了笑,将右手放入他的手心。
  南思宸稍稍握紧她的手,手指一用力,将她拉上游艇。
  左手拉右手,就算有些别扭,南思宸做着却自然优雅,十足的绅士气。
  之后他也没放开她的手,像是不经意般松松地握住,牵着她朝游艇的舱间走。
  蓝念云扭头看他,见南思宸神(qíng)自若地目视前方,侧颜清隽迷人,每分线条都是精致完美。
  只看他一眼,蓝念云便转过脸,耳根微微发(rè)。
  她动了动指尖,下意识地想抽回手,南思宸却突然展开五根手指穿进她的指缝,与她十指相扣。
  把她的右手给锁紧了。
  蓝念云的心头也是一紧。
  然而不可思议的是,明知他这个亲密的动作是多么的突兀,她心里却没有太多的抗拒感,而是又一次涌上了某种熟悉的感觉,甚至,还夹杂着一丝莫名的甜蜜。
  仿佛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,也不是他们第一次牵手。
  仿佛他们认识了许多年,自然而然地走到了这一步……
  南思宸的手心柔软清凉,扣住女孩手背的指腹,传来细滑(jiāo)嫩的触感。
  他垂眸看过去,视线里,她雪白圆润的耳珠泛出了桃粉色。
  他的唇角忍不住扬了起来。
  两人手牵手进了游艇的舱间,蓝念云目光环顾了一圈。
  见舱间内是一体式的客厅、厨房和盥洗室,以及两间卧室。
  沿着游艇的左舷设置了半圈(rǔ)白色的皮质沙发,沙发前竖起一张樱桃木方桌,桌上摆满了法式点心和时鲜水果,还摆了两只白色的瓷盘,刀叉俱备。
  “坐吧,吃点东西。”话落,南思宸终于放开她的手。
  只是接触了这么一小会儿,蓝念云便看出来这个男人不太(ài)说话,骨子里有股内敛的矜贵之气。
  她没有马上坐到沙发上,而是抬头看舱壁上挂的几幅油画,见画面下方标注一个著名田园画家的名字:托马斯·金凯德。
  蓝念云便开口问:“劳伦斯,你喜欢田园油画?”
  南思宸淡淡一笑,不置可否。
  他走到方桌前,拿起一瓶红酒,在两只红酒杯里各倒了小半杯。
  尔后,他拿起其中的一杯,用拇指、食指和中指夹住高脚杯杯柱,轻轻地晃动,姿态优雅之极。
  醒了一会儿酒,他抬臂向她招手,“辛迪,过来尝尝九八年的品丽珠。”
  他唤她的声音又轻又柔,带了几分蛊惑的味道。
  蓝念云心里一跳。
  她不晓得什么是品丽珠,但听到九八年这个年份,倒正好是她出生的年份。
  好巧啊……
  她取下书包,坐到了沙发上。
  南思宸将醒过的那杯红酒递给她,随后自然而然坐到了她的(shēn)边。
  秋(rì)的阳光从舱壁的玻璃窗透了进来,淡薄而柔暖。
  (rì)光映照下,杯中的葡萄酒泛出澄净的宝石红色,十分的(yòu)人。
  蓝念云接过酒杯,低头抿了一小口。
  只是浅浅尝到了一股浓醇的酒味,她便有些醺然(yù)醉。
  南思宸斜靠着沙发,微侧着(shēn)子,懒洋洋的。他端起另一杯红酒慢慢晃动,时不时垂眸瞧她一眼。
  见蓝念云目不斜视,腰板(tǐng)直,秀气的手指跟他一样的姿势端着红酒杯,一小口一小口地抿,很是文雅。
  不过,还是没能掩住她含(jiāo)带怯的小女生神态。
  看她的样子,依然有些迷糊,还没能认出他是谁,可,她愿意让他牵她的手,还愿意喝他的酒。
  对他毫无防备。
  潜意识里,她对他还是抱有好感的,只需自己再多提醒她一点,或许她就会把他想起来。
  想到这里,南思宸轻笑一声,略微俯(shēn),故意靠她更近了些,带点逗弄的口气问:“辛迪,知道今天你要做什么吗?”
  蓝念云(shēn)子一颤,抬起头来,对上他湛蓝的眼眸,恰好捕捉到那里面藏着的一丝悸动的(qíng)绪。
  “知道,要陪你谈艺术。”她尽量保持了口气的平静。
  南思宸淡淡地看了一眼舱壁上的油画,“若我真想谈艺术,那里就应该挂几幅梵高的真品。”
  他的声音也是懒洋洋的,像是提不起兴趣。
  蓝念云的目光流露出几分疑惑,“若你不想谈艺术,又干嘛要找艺术学院的学生?”
  “那是因为……”南思宸顿了一下,盯住她的眼睛,轻柔低语:“我想找的并不是艺术学院的学生,而是你!”
  ------题外话------
  本章题目:男女主小时候相互见过没?
  A男主见过女主,女主没见过男主
  B两人相互见过,但女主把男主忘记了
  C两人相互没见过,男主认错人了
  答案将在第七章公布,答对的小可(ài)每人可获30XX币。
  嗯……昨儿我发现答题的小可(ài)人数比前一天减少了几个,我有点难过,o(╥﹏╥)o
  脑子里胡思乱想了(tǐng)多,是不是男主的吸引力不如女主啊?
  我可以告诉你们,男主好棒好完美好吗?
  哎,希望今天答题的小可(ài)能多一些~